浙商銀行:創新區塊鏈技術應用 保障中小企業款項支付
發布日期:2020-09-07

  當前做好“六穩”“六保”工作,穩住經濟基本盤,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的雙循環新發展格局,要著力幫助中小企業渡過難關。拖欠中小企業款項不僅影響資金流動性,甚至關系到企業的生死存亡。 

  近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了《保障中小企業款項支付條例》(下稱《條例》),對機關、事業單位和大型企業與中小企業的合同訂立、資金保障、支付方式等作出規定,規范付款期限,明確檢驗驗收要求,不得以負責人變更、等待驗收、決算審計等為由拒絕或遲延支付。《條例》出臺將切實維護中小企業的合法權益,而大型企業則亟待金融工具創新以實現支付和出賬方式的轉化。 

  近年來,浙商銀行運用區塊鏈技術創設上下游間的多方互信機制,打造應收款鏈平臺,來解決應收賬款登記、確權等難題,把產業鏈上下游間的應收賬款改造成為區塊鏈債權流轉工具。通過這一金融創新,不僅中小企業“貨賣的出去、錢收得回來”,大型企業也得以緩解支付壓力、強化商業信用。 

  幫中小企業“保回款” 

  這兩天,青島朗巍照明工程有限公司(下稱朗巍照明)負責人張萍心里的一塊石頭落了地。這家主營道路照明工程施工的建筑企業,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承攬的多處工地都在年初短暫停工,一時沒了進賬,但工人工資、水電、倉儲等支出卻依舊不少。眼看就要入不敷出,承攬的眾多項目無法回款,好在下游中鐵十四局集團陸續簽來的300多萬元“區塊鏈應收款”,解了它的燃眉之急。 

  這筆迅速到賬的回款讓張萍多少有些意外。朗巍照明的合作客戶大多處于建筑行業,特別是像中鐵十四局這樣的大型央企,其付款模式是按照工程進度以及合同約定的結算周期進行支付,同時因為對上游的應付賬款筆數多、分布散,為提升操作效率,中鐵十四局把付款時間相對集中在固定的時間節點,類似朗巍照明這樣的上游企業常常需要墊付資金。 

  統計顯示,全國企業每年的應收賬款規模約26萬億元,中小企業平均應收賬款周轉天數超過100天。“尤其在疫情后,拖欠款問題更是非常普遍。”中國中小商業企業協會書記任興磊表示,這已影響許多企業正常運營。 

  此前,中小企業一旦款項被拖欠,解決辦法一是自行融資,但往往缺乏有效的擔保抵押措施;二是向銀行申請應收賬款質押貸款或保理,但核心企業往往因為風險考量不愿確權。 

  《條例》第十四條提到:中小企業以應收賬款擔保融資的,機關、事業單位和大型企業應當自中小企業提出確權請求之日起 30 日內確認債權債務關系,支持中小企業融資。 

  這為中小企業的應收賬款融資提供了制度保障,而金融科技的創新也為條款落地開辟了新的技術路徑。此次中鐵十四局采用的“區塊鏈應收款”模式,充分發揮區塊鏈技術去中心化、公開透明、智能合約和不可篡改的特性,對癥下藥化解登記、確權等難題,把“趴”在賬上的應收賬款改造成為安全、高效的區塊鏈債權流轉工具,上下游間“看得見、摸不著”的應收款被盤活了。 

  具體來說,在浙商銀行打造的應收款鏈平臺上,中鐵十四局可以自建商圈,像微信群主建群一樣,把朗巍照明這樣的自己認為靠譜的上游企業“拉進群里”,通過簽發區塊鏈應收款向其支付貨款或工程款。后者收到區塊鏈應收款后,既可以轉讓、拆分用作向更上游支付,也可以在線轉讓或質押給浙商銀行融資變現。 

  依托應收款鏈平臺線上化操作模式,中鐵十四局也化解了對外支付高頻、繁瑣的問題。上游的中小供應商也不用再擔心復工復產過程中的資金短缺問題。 

  “建筑工程項目對我們小企業來說都是大單,一旦壓款過多,公司資金鏈繃緊,再有別的業務也不敢接了。”工程壓款一度讓張萍很焦慮,如今有了條例法規和金融科技的雙保險,終于可以放開手腳干了。 

  助核心企業“降兩金” 

  保障中小企業款項支付,加快產業鏈上下游的資金周轉,可以實現中小企業和大型核心企業的合作共贏;中小企業較之以往提前收到款項,大型核心企業則在優化出賬方式同時,提升了企業形象,取得了更好的產業鏈協同。 

  以朗巍照明和中鐵十四局所處的建筑施工行業為例。作為大型建筑類央企的中鐵十四局近年來施工項目眾多,經營規模不斷擴張,導致“兩金”(應收賬款、存貨)規模居高不下,推高公司負債率。 

  為了響應政策號召,同時也為了壓降“兩金”,中鐵十四局在浙商銀行的建議下,攜手下游業主、上游中小供應商,在“黃島一攬子工程”項目中進行應收款鏈平臺業務試點 

  因上游供應商單位數量多、分布廣,中鐵十四局集團采用“收款人簽發、付款人承兌”模式,將業主承兌后的應收款簽發給上游供應商,供應商簽收后,可以選擇持有到期、償付或者直接向銀行申請貼現。這一模式在緩解集團支付壓力的同時,有效提升了中小企業的流動性,且成本低于同期中小企業融資成本。 

  “黃島一攬子工程”試點項目取得了良好成效,中鐵十四局將應收款鏈平臺迅速推廣應用在青島新機場、武漢天河機場、七里鎮安置房等多個項目建設過程中,在未增加自身負債的情況下,極大緩解了上游中小供應商的資金壓力。 

  “傳統模式下,規模的快速擴張勢必帶來‘兩金’剛性上漲,但通過浙商銀行的應收款鏈平臺,集團的兩金占比卻實現了逐年下降。更重要的是,在建筑施工這個賒欠問題突出的行業,中鐵十四局以此打通產業鏈、幫扶小企業,落實了政策精神、提升了央企形象。”中鐵十四局相關負責人表示。而在浙商銀行濟南分行行長張強看來,受益于《條例》出臺的政策利好和中鐵十四局等大型央企的示范效應,包括應收款鏈平臺在內的金融科技創新,將在保障中小企業合法權益和助力產業鏈協同復工復產復銷方面,擁有更大的用武之地。 

  統計顯示,截至20206月末,該行已與3200多家大型核心企業合作,幫2.2萬多家上下游中小企業借助核心企業信用和銀行增信獲得無抵押信用貸款,金額近6000億元。 

必威